互道新年好,不至太凄凉 | 读药专栏●远子-游戏-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当前位置: 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 游戏 > 互道新年好,不至太凄凉 | 读药专栏●远子

互道新年好,不至太凄凉 | 读药专栏●远子

时间:2019-07-05 18:27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85 次
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之美,精神之渊——请关注有品格的凤凰读书

一幅摄影作品

走火

远子专栏在人间(虚构的生活)

\u\u这几天她经常梦到枪口,不是抵着后脑勺,就是对准自己的眼睛, 里硬物撞击地面的声音,在梦里全都变成了走火的枪声, 后,她可以看到走道里昏暗的灯光,包裹着光芒的黑暗似乎比全然的黑暗更可怕, 她觉得有些好笑毕竟自己已经五十多岁了,却像小孩子一样怕黑, 刚进来的时候她甚至每天都要哭一场, 她还以为自己的早就用光了,

\u\u这一变故,她是有预感的, 发当天,她的左眼一直在跳,手关节隐隐作痛,呼吸也很困难, 便衣警察把他们一行人带到派出所时,她反倒感到了松了一口气, 和前夫离婚的时候,父亲就对她说:你这样做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是要遭报应的, 看来,命运待她不薄,毕竟只是三年半的有期徒刑, 根本不算长,当年她在呼伦贝尔种植木耳,一开始也只是试试看,起早摸黑一种就是三年, 在这之前她经历了更多一晃而过的“三年”,监狱里的日子不会更难熬, 就是硬,洗澡水有点凉,这些天她不用吹气球了,腮帮子反而有点酸痛, 此之外身体没有什么异样,旧病也没有复发,她完全应付得来,

\u\u让她心存愧疚的是刚刚出阁的女儿, 那个孩子从小就跟着她一起,前夫性情暴躁,挨了他不少打,学习成绩很好,却没钱供她念书, 她知道女儿的,凡事总想讨个说法,这一点倒是随她父亲, 后女儿提出要推迟婚期,怎么劝都不听,最后她只好以断绝母女关系相逼, 虽然如期举行,但女儿一定会为量刑的事四处奔波, 她希望女儿能想开一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话总是不错的, 她们家也没有什么有本事的亲戚,能去找谁呢?这无异于抓石头砸天, 这女儿如果不好好和丈夫待在一起,说不定就会埋下祸根,重走她的旧路, 及此事,她就想给女儿打一个电话,可手机已经被没收了,里面才刚充了五十块钱的话费,早知道,她应该只充二十,

\u\u律师要来见她的时候,她是很惊慌的, 说她还得上一趟法院,她始终感觉那是比医院更恐怖的地方,在医院至少她可以选择拒绝治疗, 当天她一直低着头,分不清眼前这些人究竟在扮演什么角色,到底在争论些什么,有没有人站在她这边, 之间,她感到脊梁骨发凉,后背上正挂着“牛鬼蛇神”的标语,有人要走过来给她剃阴阳头, 那番景象她本以为已经忘掉了这时又想起来她还去过那个小学教师上吊自杀的现场,一群人手忙脚乱地把干瘦的老人从绳索上取下来,像摘下房梁上的腊肉, 她默默祈祷能够早点宣判,那个能听见回声的审判庭,她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

\u\u的律师是从北京过来的,一定得花很多钱吧?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当律师告诉她分文不收时,她是半信半疑的,她猜一定是女儿嘱咐律师这么说的, 她并不想,只想尽快了结这件事,将它消化成胃病、关节炎或是胳膊里的骨刺, 如果说可以提出请求的话她只希望能在看守所过年,年后再下队去监狱, 和她一起来的另外四个摊贩,他们的摊位离得不远, 是竞争关系,但城管的存在使他们彼此依存,突袭检查的时候他们会通风报信,蹬起三轮车逃离追捕, 如果在这里过年也算是有熟人,互相能道声新年好,不至于太凄凉, 是离婚之后,前夫也会过来,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年夜饭, 不知道能不能放鞭炮,如果允许的话,她也愿意掏钱买一串, 给她凑了三千块钱,两年是够花了,

\u\u焦耳/平方厘米、取保候审、上诉申请,这些从律师嘴里说出来的词在她听来还是很陌生,尽管一审的时候她也听过, 她总觉得这些东西和她毫无关系,晚餐、汗湿的棉被和女儿的婚姻才是她应该关心的事, 说一定会尽全力帮她作无罪辩护, 不知道为什么,她认为自己是有罪的, 如果她没有罪又怎么会惹祸上身?大悲院码头上的营生五花八门,为什么她偏偏接手了一个射击摊?一起抓来的十几个人里面,为什么她被判得最重?这一切一定是有原因的, 她早就习惯了,进了看守所之后,她的头埋得更深了, 她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听老太的话,和她一起信教, 她去过一次,但牧师的布道她听不太懂,《圣经》上的字也认不全,圣歌她也不会唱, 她只认定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回家多吹几个气球, 这些天在床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她反倒一再回想起唱诗班的歌声,从那里面她似乎能得到一种平静,比嗑瓜子、看电视或是注视摩天轮的缓缓转动都更有效, 如果她教了,说不定连在看守所过年这样的请求也可以省去,毕竟麻烦别人总归是不好的,

\u\u说可以帮她捎口信出去,她便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写在卫生纸上的信,麻烦律师交给女儿, 是她记账用的,外套口袋上破了一个洞,那支笔刚好掉了进去,所以没被搜出来, 从记事以来,她就没写过这么多字,涂涂改改,花费了好几个晚上的时间——好在她现在唯一不缺的就是时间,

\u\u“宝贝你好!身体很好,不要总去想着妈妈的事, 气氛不错,大家对我都很好, 有,饭菜也能吃饱,周末还有红烧肉, 要往好的一面想,如果你爸爸还和我在一起,我们一定会一起去摆那个摊,那我们就全都进来了, 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脾气又差,到了这里肯定要吃苦, 现在就我一个人挺好知足吧, 你要过好自己的日子打起精神,和家人好好相处,别影响你们的生活, 不要想那么多不要再找人了,花那么多钱,办不成的, 我里该有这个劫, 我的事先不要告诉你,我怕他受不了这个刺激, 你记得把房子给退了住在这里一年也能省三千多房租, 我的钱包里还有一对耳环和一百二十钱,你记得取一下, 妈妈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你要原谅妈妈, 听别人说我下队之后能一年刑,两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你要把身体养好早点要个孩子,我出来后还能帮你们带一带,

远子

远子,原名王基胜,年出生,湖北人,现居北京, 散见于《鲤》、《青年文学》、《生活月刊》、《诗刊》、豆瓣阅读、纽约时报中文网、ONE一个等杂志和网络平台, 已出版小说集《十七个远方》、《夜晚属于恋人》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0-01-25 16:01 最后登录:2020-01-25 16:01